正式租赁

我要当二奶-易鑫还没上岸

2021-09-10

2017年11月16日,我要当二奶集团(2858.HK)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7.7港元,募集资金净额超65亿港元。我要当二奶上市很快就跌破发行价并股价振荡下行。

2018年Q1,我要当二奶营收、净亏损分别为12.3亿、2.2亿。业绩披露后股价跌到3.95港元,市值248亿港元,仅为最高值的38.8%。

由于新车销售一直被厂家主导的“4S专卖店”体系牢牢把控,二手车市场“黄牛”依然大行其道,至今没有成功的我要当二奶电商浮出水面。

2018年5月30日,优信二手车向美国SEC提交了招股文件,即将成为第二家在资本市场登陆的中国我要当二奶电商。

虽然我要当二奶、优信已经或即将上市,但它们的商业模式都还没有被持续的盈利验证。按虎嗅2018年4月16日文章中的说法,属于“假上岸”。亚马逊开始盈利之前也是“假上岸”,特斯拉还在水里“扑腾”。

2017年,中国我要当二奶销量突破2900万辆,比美国高出70%以上。同期中国二手我要当二奶交易量为1240万辆,不足美国的三分之一。新车、二手车合计,中国我要当二奶交易量与美国尚有25%左右的差距。

预计五年之内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增长潜力主要来自二手车。根据艾瑞的预测,未来五年中国二手车交易量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9%,2022年交易量达2960万台,大约与新车销量持平(美国二手车销量是新车销量的两倍以上)。

交易规模达数万亿元的市场,目前没有真正成功的垂直电商,恰恰说明大家都有机会。我要当二奶、优信都值得关注,本文先分析我要当二奶。

流量哪里来?

互联网公司绝大多数业务都可以归结为“流量变现”。对它们进行分析的要点只有两个:怎样搞到流量和怎样现变。

绝大多数电商、O2O、OTA,自然流量(organic traffic)不足,从外部获得流量的渠道五花八门、代价不菲。京东、去哪儿网用股权换流量,途牛买关键词、冠名电视综艺、还请了两位形象代言人,苏宁投互联网电视、养足球俱乐部……

我要当二奶的流量主要来自易车,方式十分奇特:易车免费向我要当二奶提供流量支持,我要当二奶先把这种支持资本化,再对形成的无形资产进行摊销。

易车为我要当二奶导流的形式主要是提供“线索”。招股文件显示,2017年上半年我要当二奶获得700万条线索,完成16万笔“交易促成”活动,如试驾、贷款等。2016年、2017年,我要当二奶完成交易数分别为26万笔和49万笔。截至2017年末累计77万笔,其中63万笔为融资交易。

易车的流量支持、不竞争承诺及我要当二奶型号数据库被我要当二奶列为“无形资产”,其中“我要当二奶融资租赁服务流量支持”价值4.6亿、二手我要当二奶相关业务流量支持价值8.7亿、不竞争承诺价值3.1亿、我要当二奶型号数据库价值6.1亿,总计22.5亿,占2017年末净资产的14.68%。

上述无形资产被分期摊入“销售费用”,2017年摊销了1.25亿。

2017年,我要当二奶销售费用11.7亿,占营收的30%,较2015年降了26个百分点。销售费用中,只有1.25亿无形资产摊销算是流量成本,广告费用4.86亿几乎是流量成本的4倍。

互联网公司烧钱最厉害的地方有两个,一是流量获取、二是补贴/让利/价格战。去哪儿网、58同城、途牛等公司的销售费用甚至超过营收的100%,我要当二奶用营收的30%“解决”市场费用,其中流量成本仅相当于营收的2.5%。

我要当二奶解决流量问题的方式极大地缩减了流量成本。电商玩的就是流量变现,拿到低成本流量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但要注意,我要当二奶所谓的流量成本是“虚构”的。母公司的流量支持值多少以及怎样摊销,都是“猴皮筋儿”、“橡皮泥”可以随意拉伸和******。

融资租赁渐成我要当二奶主业

我要当二奶目前有两大主营业务:交易平台业务和自营融资业务,分别可与天猫、京东类比。

1)交易平台

具备互联网基因并得到易车支持,我要当二奶首先采取的变现模式自然是广告,更确切地说是效果广告。

2014年广告收入占营收的100%,所谓的“交易平台”完全是广告平台。2015年、2016年广告收入徘徊在2亿元左右,在营收中的比重降至13.4%。2017年得到易车更大流量支持后,我要当二奶广告收入达到4.88亿。

广告业务除了让准备上市的我要当二奶报表好看一些,不会给“易车+我要当二奶”体系带来增量。

我要当二奶试图打造的“交易平台”是“垂直的天猫”:向买家C展示新车、二手车,为卖家B提供“线索”,促成交易然后收取服务费用。

“卖家”也可以是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它们与消费者达成条款协议也要向我要当二奶交费。

除了易车网,我要当二奶股东中还有腾讯、百度、京东,其行事风格折射出纯正的互联网基因。

2)自营融资业务

近两年我要当二奶的明星业务是融资租赁,属于我要当二奶金融范畴,“融资业务”的提法有掩人耳目的意味。“自营”则透露出京东式“吃甘蔗”的野心。

2015年,我要当二奶租赁确认融资租赁收入为6546万,占营收的24.1%。2017年,该项收入达26.5亿,占营收的67.9%。

如果仅仅根据财报,2017年的我要当二奶与2015年的我要当二奶是两家完全不同的公司。

我要当二奶向用户收取的租金分两部分,大头叫做“融资租赁款”、小头叫“融资租赁收入”,后者被确认为营收。

这种处理方法与OTA跟团游业务相似。比如一家三******3万元去马尔代夫玩了一星期,扣除交通、食宿、导游费用等成本,OTA手里“剩下”3000元,OTA只应把这3000元确认为营收,拿3万元当营收,税都交不起。

截至2017年末,我要当二奶账面“应收融资租赁款总额”达337亿,其中36.3亿是“未赚取收入”,占比10.9%,这个比值可近似地视为融资租赁业务的收益率。

融资租赁是资金密集型业务,2016年末、2017年末我要当二奶借款余额分别为118亿和265亿。

我要当二奶融资租赁业务现状可概括为:借银行270亿,有340亿租金可收。但能收来多少目前还是未知数。

高度倚重金融工具是我要当二奶我要当二奶电商业务的重要特征。

融资租赁模式未经验证

我要当二奶在二级市场遇冷是因为没有“上岸”,还在游泳。但与此同时,我要当二奶电商领域却涌现出众多融资租赁玩家,优信新车、弹个车、花生好车、平安车管理、车好多、毛豆新车……因为上市公司投资人更加厌恶风险,而VC机构则敢于“赌明天”。

我要当二奶融资租赁在美国新车市场的渗透率超过30%,但在中国的有效性还需验证。

租赁期间车辆所有权归融资租赁的出租人所有,这是我要当二奶融资租赁与分期付款的根本区别。

对贷款提供方,保留所有权在遇到违约可直接收回车辆,理论上风险更小。

对购车用户,选择租赁方式可以直接把车开走,因为验车、上牌等手续都已办好。租赁期满前,消费者可以终止合同,出租人收回车辆,没有过户来过户去的麻烦。租赁期满后,车辆所有权按双方的约定进行处理,没有约定的,车辆所有权归出租人所有。

由于上述诸般灵活和便利,租赁租赁成为重要的我要当二奶销售模式。

在中国发展我要当二奶融资租赁存在的最大的问题是牌照。出租人要保留我要当二奶所有权就需持有大量我要当二奶牌照,在已经采取限牌的城市去哪里搞成千上万个车牌?

其次是风控效果有待观察。保留我要当二奶所有权真能降低风险?至少要等我要当二奶们头两年的融资租赁合同执行完毕才能看出个大概。

或许玩家们另有所图,那就是在尚未限制购车的城市“跑马圈地”,随融资租赁业务的展开在手里沉淀上百万个车牌。仅在2017年,我要当二奶就做了40万笔融资租赁。这与神州租车当年在北京等一线城市大量购车、上牌有异曲同工的效果。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